EP07:斜槓和跨領域的誤區?談學習的方向性和用戶思維

EP07:斜槓與跨領域

前幾期談了許多關於「職場」和「個人定位」的事情,這週我想聊聊關於「教育」。

為什麼呢?因為最近疫情緣故,我看到越來越多企業開始推動「數位能力」的培育,一方面事先做好未來可能的全面遠程工作的準備,或者說推動員工的「多工能力」,畢竟「斜槓」這詞,好像越來越成為顯學了?

不過,我認為目前社會上推動的跨領域有個「誤區」,也是我今天想談的主題:「跨領域學習的主動/被動性」,無論是這幾年在大學內推動的跨域課程,還是企業內這陣子推動的斜槓數位能力。

斜槓,是一種生活模式,是種結果不是目的。

先說下我怎麼看待「斜槓」二字的?

我認為斜槓的核心在於「主動」(跨領域),是種生活方式的選擇,是個結果,不是目的(為了有多元能力而斜槓學習)。

我過去寫過一篇《刪除線青年》,講到因為這個時代瀰漫一種「不確定性」,我們很難再根據以往的經驗,來判斷未來發生某件事的概率。因為不確定性,因此每個人更容易在這網路時代中,尋找自己的「生活體驗」。

我們不再需要在仰賴大型組織的幫忙,就能基於網路的大量資訊,去找尋新的「協作模式」,不再需要仰賴過往的金字塔組織,聽從命令然後分工合作,越來越多網狀型、去中心化的協作組織出現。

不過,亞當斯密提出的專業分工,依然是人類經濟前進的根本,只不過我們已經能打破大公司的框架,以小型群落的方式協作著。因此,互聯網時代下的我們,更容易去追尋自己嚮往的價值,才會有越來越多人拼了命去尋找自己「體驗生活的方式」,這不只是讓自己變得有價值,也是再找尋那一個群落,有人能認同,有人能愛你,那一個有人希望彼此成就的群落。

當一個人不再依賴於大型組織,選擇在多個群落之間來回協作,這時候就是一種「跨域」,看起來就像「斜槓」,是一種生活方式,是個結果。

只不過,「跨域」現在卻被教育和職場拿來作為目的,本末倒置。

企業內推動斜槓能力:以員工出發

後來,我發現越來越多企業開始在組織內建立「學習計畫」,把人才培訓視為己任,這點當然很好,只不過問題在於這件事的「方向性」。

無論是從媒體報導,還是從一些朋友的經驗分享,發現企業對外表示「人才培訓」,但實質上是想要自己的人員擁有「多工能力」。例如一個工程師,你要會前端、後端,最好還要懂算法,自己能負責維運;一個設計師,不能只是會平面設計,還要會多媒體、動畫,最好再加上網頁端設計……我聽了覺得這是瘋了嗎(X)

當然我也知道,保持競爭力、擁有多種能力是好事,但這種人真的可遇不可求,而且這種以企業方當方面的「能力期望」、「競爭力養成」為出發的培訓計畫,你不覺得聽起來就像我們小時候很討厭的家長和老師嗎?🙂

  • 把你丟去才藝班,也不先問問你喜歡、想嘗試什麼?
  • 要求你去學這個,卻沒考慮到你現在是否有足夠時間和精力?
  • 真的開始學了,也沒有進一步了解你的感受,以為你總是學的很開心?

以員工出發的學習文化,才真正對企業有長遠幫助

最近我看到一則報導 國泰金 與 Hahow for Business 企業線上學習合作,特色有兩點:「開放同人許願課程」、「達指定堂數,可以申請一天學習假」

這種從老闆主管去安排你要學啥,轉為由員工自己決定要學啥的「半被動」轉換,我認為是好的開始,員工們終於可以用自己喜愛的方式參與學習。(半被動:因為還是學習的範圍一定程度選項下還是在老闆的安排,而且搭配實體獎勵,並非完全自主性)

在企業裡頭,我們如何掌握自己的「主動性」?或者說老闆如何激發員工們的主動性,我認為這是人力資源管力的第一要素。

我過去做企業內訓主要考慮三點:

  1. 我準備的內容,是否足夠豐富,知識點足夠和聽者交流,使聽著有所學習?
  2. 聽者接收後內容,是否有足夠多的比例能夠運用在工作和生活上?
  3. 企業能否藉由這次的內訓課程,找出哪些是有潛力的員工?

然而,優先級我是 3, 2, 1 這樣排序的。

我認為學習不是一時的,不能只是靠著一兩次的感興趣,最難得的是「主動性」。所以企業主和人資們,應該想辦法去激發員工們的主動性,才是我認為在推動「跨域」和「斜槓能力」的第一前提。

大學的雙主修:被動的跨域學習,不全是以學生出發

講完企業,讓我們看看大學。大學推跨領域已經有一陣子,傳統的「雙主修」其實就是某種跨領域的學習,但聽到這邊,你應該有發現「雙主修」的本質也是「被動學習」。

疑?為什麼?不是學生主動去選擇雙主修嗎?又沒人逼你?

雙主修:為了拿個證書、被動學習

因為雙主修是由老師決定課程內容(須修滿 XXX)、由校名決定證書份量;學校用了他們決定的「課程包」來綁定你的學習,社會用了證書的安全感來限制了你的選擇。

雖然說雙主修這種方法在過去的校園裡和職場很有用,但後來因為網路的出現,越來越多公司和學生發現,雙主修確實是讓學歷比較好看,但校園裡的知識和職場上的實務,有挺大的落差,投入雙主修的時間精力,拿來做實務作品、訓練能力更有效(機會成本概念)。

所以當雙主修跟學歷的影響效益越來越小(除了那些需要靠證書的科系、醫學、法律、會計…「師」結尾的職業之外),於是學校開始推動「實用派」的跨領域課程。

我個人是樂見其成拉,尤其成大開了一個不分系。

成大不分系:打開選課的邊界,但成效有限

簡單說說我奇葩的大學經歷:這邊可以看我當年大學畢業時的畢業致詞

我大一入學到大三下學期都在化工系,後來因為化工系學業真的太重,無法讓我有時間賺錢,所以升大四的時候,轉到工業資訊管理學系。雖然自由時間多了很多,但坦白說我的學習依然被課表綁住(當時也有想過要不直接不要這個學歷了,但考量到家裡的期待,加上去北京都至少要本科畢業的緣故,還是只能硬著頭皮讀完),所以我也可以算是個不正統的雙主修(化工系的時候我修了快 100 學分,工資管我也修了 80 學分)。

即便我知道自己的學習目標、方法和路徑,坦白說我覺得過程真的挺痛苦,浪費很多經歷和時間去滿足學校的規定和期待,為了考試而讀書。

幸運的是,成大在我大升大五時成立了第一屆大一到大四不分系學程(Cross College Elite Program),根據專題去選擇你的課程,真正從被動轉向主動學習。

不過啊,教育的問題是個長年累月的結構性問題,不是成大或者我在這邊提了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案就能解決的,但推動這種「主動學習」,我認為前提在於:

  • 多少學生能有方法去知道自己要什麼?(轉系不是因為推力,而是因為拉力。)
  • 學校和社會上,是否提供了足夠的探索動機?(不是讓大家覺得「跟著系上的安排」才是最保險的?)
  • 社會和爸媽是否能降低了同學們身上的名校光環?(讓他覺得去探索自己喜歡的事情,是被允許的,而不只是因為我讀了一個全台灣數一數二的系,所以我就要成為選擇這樣的職涯,把我未來 40~50 年都賭上去。)
  •  

跨領域的學習,應該是由下而上推動的,是用戶導向

台灣企業人才培訓、大學實驗教育,或者說成大不分系會將走向何處?我沒辦法預測,但我希望「教育的方向」能夠改變——由用戶推動(如同唐鳳說過,成立青年諮詢委員會的原因,是希望讓當事者主張推動,而不是一些沒有相關的人去決定)

當學習的方向從被動改為主動,才能建立一個正循環的文化。然而,跨領域的價值,不在於多少學生/員工 真的斜槓了,而是多少人因此點燃了學習的動機。 

(本期小彩蛋!下一期會有雷蒙三十的第一位「而立人物」!本篇部分觀點,是從該嘉賓的內容延伸, EP08 見!)

本次思考題

上一次你的學習動機被點燃是什麼時候呢?在學什麼?是因為什麼緣故?這種方法有辦法移轉到其他你想要嘗試的領域嗎?

如果你找不到任何的學習動機被點燃經驗…那你可以去問問身旁的朋友家人,說不定你就會因此更認識他們,知道他們在意些什麼呢!

歡迎到 Instagram #雷蒙三十,或者到臉書社團參與本期的討論,我們都會看的喔!

分類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twitter
分享在 linkedin
分享在 telegram
分享在 email
多少人和你一起看?
  • 0
  • 66
  • 27,588
侯智薰,ENFJ|努力看清生活的真相,並熱愛生活。 關注人和社群、產品和運營。

你可能想看?

EP30:如何做到自信而不自大?堅持而不固執呢?

怎麼區分自大和自信?堅持和固執?不依賴主觀感覺,而是客觀的評斷基準?雖然兩個詞之間,只差了一個字,但對於我們未來的行為、決策和給人的感覺卻是天差地別,用幾個小故事和你分享,我是怎麼從自大和固執中學會如何自信和堅持的。

Read More »

經營 Podcast,從 0 到 1000 訂閱經驗分享,聽眾調研分析,做音頻前需要知道的八件事!

該不該做 Podcast?經營《雷蒙三十》節目兩個月後,一些不太成功的經驗分享。雖然訂閱人數破 1000 但我們也跌進了許多坑,從量化和質性分析,把後台數據透明公開,看看我的節目的聽眾朋友們,他們的收聽平台?習慣?目的和社群經營?希望能給想做 Podcast 音頻節目的你,一些參考

Read More »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