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黑客|一人公司|數位遊牧

我是侯智薰,右手寫作、左手 Podcast,貫徹生活黑客的個體優化思維,實踐一人公司和數位遊牧的生活模式;我在這分享高品質的數位生活方法,升級你的工作效率,提升生活的品質。

比阿德勒更適合現代人的斯多葛派哲學?控制二分法和想像實驗

分享此文:
比阿德勒更適合現代人的斯多葛派哲學?控制二分法和想像實驗

這一篇讓我把里格爾(Reagle)的《生活黑客》這本書做一個結束,談談生活黑客的底層哲學——斯多葛哲學派(Stoicism)。

可能有些讀者會覺得我也太神經…為了推廣生活黑客的概念,居然把一本書拆分,一共寫了八篇,加上這一篇就是第九篇了,但可能忘了這一本書的副標題是「系統化生存及其反對者」

因為作者里格爾自己並不是一名生活黑客,他只是一名學者,去研究現代社會裡頭的這一群人,提供了他們的作法,甚至也整理了對這些方法的反對意見。

這也是我為什麼很喜歡這本書的原因,因為他在講(推薦)一個方法時,也順帶跟你說明了這個方法的副作用和反對意見,讓我們知道「邊界」在哪裡,這樣才有意思。

畢竟真實世界裡有太多不可控的事情,所以我常講:

「理論模型往往是簡單的,但實際運用是複雜的。」

我們需要知道的不是更多的新知,而是怎麼在既有認知和方法上,有所優化?

拼命去吸取那些對改變自己現況沒幫助的知識,就像你專程到高級西餐廳裡吃一塊很高級的肉,當下感覺良好,但隔天你就拉掉了。

所以我用這篇要具體講講,生活黑客們是怎麼追求「實驗精神與系統思維的升級」,以及生活黑客們的底層哲學——斯多葛派哲學。

斯多葛派哲學:承認生活裡的不確定性

比阿德勒更適合現代人的斯多葛派哲學?控制二分法和想像實驗
THE PHILOSOPHY OF ANCIENT STOICS(圖片:flowmagazine)

我明白某方法可能管用,也可能有哪些副作用,但我的作法是把它親自實驗看看,看看能不能放回我這個個體的系統裡,讓整個系統升級?

可以很好,不可以也挺好,都是一種進步。

那些被聲稱沒有副作用、無需考慮風險的藥,大概率就是個純雞湯,我們不愛。

我們的目的是提高對生活的掌握感,但承認生活裡的不確定性,也承認知識的有限性,擁抱變化,這個世界才有趣。

斯多葛控制二分法:區分你可控和不可控制的

之前提過,生活黑客追求的人生意義是「加州意識形態」,透過工具和技術手段破解人生的各個系統,讓自己活得更自由,要對生活有一種掌控感。

但這些還不夠。

因為,加州意識形態講的比較像是「願景」,畢竟生活沒這麼簡單,有太多事情是複雜不可控,甚至沒有邊界的,那該怎麼面對必然的失控和失望呢?

真正的生活黑客能夠意識到,哪些是情勢我們控制不了的,我們應該只關注現在能被我們控制的東西。

這也被稱為斯多葛控制二分法 —— 物來則應,過去不留。

這是最基本的智慧。多少無中生有的煩惱和天真,大多都是因為缺乏這項能力。

「斯多葛哲學」 (Stoicism)起源於古希臘,你可以在近代心理學家阿爾弗雷德・阿德勒的思想中找到它的影子,在美國極客圈裡頭也非常流行,也很類似把佛教把宗教部分去掉,只保留佛的哲學部分的思想原則(這我未來再寫一篇,談談佛學不是佛教),也是與我們老子莊子最有共通之處的思想。

剛講到,斯多葛哲學的主要思想是,要區分你所能控制和你所不能控制的東西。

你必須認知到外界的大多數事情是自己不能控制的,那麼就應該接受 —— 不過份去難過也不恐懼。比方說,別人不愛就不愛吧?有人酸你就酸吧,幹嘛產生什麼情緒呢?

我們要做的是,在意當下,以及控制那些未來會有所改變的——你的內心和選擇

分享一個小故事吧:

傑夫在羅馬坐地鐵,有個小偷把他身上的錢包偷走,但他沒反應過來。
小偷拿到錢包後,立刻就轉身跑出了地鐵車廂,門正好關上,
傑夫只好眼睜睜地看著他的錢包,隨著地鐵移動,從視線消失。

錢包中不僅有現金,還有他的證件,信用卡。
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,反應肯定非常氣憤,
會痛恨小偷、甚至會責備自己怎麼就沒把錢包看好,
畢竟丟了錢是一回事...
但要花很多時間去補辦各種證件,掛失信用卡 ,這些手續光想就有夠煩人。

不過,傑夫不一樣。
他已經修習斯多葛派哲學多年,他遇到這樣的事,有不一樣的面對方法。

他是這樣想的:
「小偷把錢包偷走這件事,是我不能控制的,那我就只能接受。」
既然錢包已經丟了,那我應該把關注點放在自己能夠控制的事情上。

我能控制什麼呢?
我可以選擇好好過這一天。

傑夫當天晚上和朋友約好要一起看個演出,吃個不錯的晚餐。
結果他根本不受錢包被偷的這件事影響。
該看的演出、該吃的飯都沒耽誤。
傑夫的朋友對他的反應非常羨慕,說你錢包丟了居然沒當回事兒,情緒還很好。
這就是「心法」的作用。

也是一種面對「沉沒成本」的心態——當事情已經發生,不會影響未來決策時,我們不需要被情緒綁架,要能自己選擇面對它的態度,這就能選擇你整個人接下來的發展。

我們能控制自己對事情的反應,這是我們的選擇權。


除了會控制內心,你還需要「實驗」

我們前面說了,黑客精神包括理性、實驗、系統和個人主義。

斯多葛哲學是講理性和邏輯的,除了有明確的原則和規則系統,而且特別講「實驗」。

什麼意思?

比如說直接過上一段窮人的生活、連續幾週不抱怨任何事情,或者像我之前的生酮飲食計劃…等等。(前陣子 Discovery 推出的一部很有名的《富翁谷底求翻身》Undercover Billionaire 也是一種實驗精神,只用 100 美元開局,經過 100 天,看可以滾出多少錢)

另外,斯多葛主義者認為很多恐懼其實都是想象出來的,但也可以反過來磨煉你的心性——偶爾去想象一下,萬一那樣的災禍降臨到自己頭上,會是什麼樣的情形。

比如你的生活很優越,你可能會很害怕如果一旦自己沒錢了,要過苦日子,那你現在會怎麼做?

個人操作系統:害怕什麼就去體驗或者想像

因此,蒂姆・費里斯(Tim Ferriss)把斯多葛哲學稱為「個人操作系統」。

如果你能把生活中各種可能的災禍都體驗過,或者至少是「想象」過了,你就會越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。

懼怕什麼,就去體驗什麼——想象或實踐,在不確定中訓練自己,然後獲得一些確定感。

「無論是斯多葛哲學還是加州意識形態,這些在生活黑客眼中都只是工具。生活黑客並不在意古代先賢們提出這些東西的本意是什麼,他們只是想解決自己的生活問題。」——里格爾

所以,這樣真的好嗎?


個體精進的代表:破解系統,實現自由

我個人是覺得挺好的。

我在第一篇有說,生活黑客是人群中的創新階層代表,他們雖是社會裡的少數派,但至少積極主動,有所行動想要精進自己,拿活生活的掌握感。

比起現在這個社會上的絕大部分人,有的人只想把命運交給別人,作為一個沒有主動權的螺絲釘,有的人只會抱怨沒有作為,有的人啃老認為別人就應該滿足他所需要的……這些都不是我們所想要的生活。

比阿德勒更適合現代人的斯多葛派哲學?控制二分法和想像實驗

「還有多少比他們更聰明更進取的人呢?我們不應該用科學家和學者的標準要求生活黑客。」
「畢竟,生活黑客擁有大多數科學家和學者所有沒有的品質,那就是敢做。他們不滿足於知道,他們不但會說,而且用行動去實現。」

萬為綱

人生中沒有「一定對的操作」

這一切都只是選擇而已,而且常常都是兩難的、無奈的選擇。

也意味著「取捨」:你要想追求某個東西,就必須放棄一些別的東西。

所以作者認為,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做生活黑客。(我也這樣認為)

你要優化自身,就可能會黑化;你量化這裡,就會忽略也許更重要的那裡;你破解系統,就會得罪系統;你把什麼東西當做工具,就得改造甚至簡化那個東西。

你要做生活黑客,就必須承擔其代價——當你意識到這一點,也算是實踐了斯多葛精神。

技術和武器帶來多少殺傷力,不在於它們自己,而在使用的一方

這也是為什麼,技術需要人的智慧加持,使用武器需要加上同理和善意。

《鬼滅之刃》炭治郎:「如果你不能區分惡鬼和善鬼,那你連柱都沒有資格做。」

這是我最近看的《鬼滅之刃》的炭治郎教我的:「如果你不能區分惡鬼和善鬼,那你連柱都沒有資格做。」

有多大能力多少技能是一回事,能謹慎地選擇使用場景、評估後果與影響,則是另一回事。

哪有什麼完美模式,也沒有什麼絕對正確,一切都在於選擇。
選擇,以及承擔選擇的結果,是一個成年人的理性、勇氣、和智慧的展現。

接下來,我會陸續分享生活中的實際應用,無論是能讓你成為一名專業工作者的數位、移動、雲端工作術,還是提升生活品質的方法;也會把這九篇生活黑客整理成一個頁面,希望在這個體精進的路上,有你一起加入我們這行動的少數派,一起前行。

關於生活黑客,還是你有想要我寫哪方面的分享呢?
0
歡迎留言給我x
分享此文:
Subscribe
Notify of
guest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