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黑客|一人公司|數位遊牧

現代社會裡有一種創新階層(Lifehacker),他們對行業的認同感超過公司,相信工業時代僱傭關係將會消失,所以經營個體價值。一般人遵循社會的表面規則,這些人破解每個系統,找到讓自己生活更好的那套算法。

我在這打開高品質的數位生活方式,協助你自帶系統,提升生活的掌握感。

對話自由職業者:「化工系」不好好念,怎麼變成自由工作者?

分享此文:
兩年前自由工作者的生活:常常要到個處演講,帶著我的平衡獨輪車,當個數字遊民
兩年前自由工作者的生活:常常要到個處演講,帶著我的平衡獨輪車,當個數字遊民

前言

接續《自由職業/工作者的迷思》一文,2019/03/01 收到 706 青年空間的線上直播對談邀請,此篇節錄當時的對話,感謝 706 夥伴安哉的整理。希望未來有任何的線上直播對談合作都歡迎找我啊哈,挺喜歡這種不受空間限制的分享。

訪談開始(全文閱讀約 15 分鐘)

吳風(主持人,以下簡稱吳):大家好,歡迎來到我們第一期自由職業者的對談會。我們今天的嘉賓是侯智薰,台灣人,已經做了三年的自由職業者。他的關鍵詞是數字遊民、一人公司和青年能力。我們現在先請他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。

侯智薰(嘉賓,以下簡稱侯):大家好,我是侯智薰。2019 年 8 月到 2020 年 1 月,我在北京 Keep 工作,最近因為疫情原因回到台灣。(但離職原因我以後再寫故事阿 XD)我的自由職業者生活是在學生時期開始,我想大家應該會好奇:「為什麼學生時期就開始做自由職業?」

這其實是環境所逼。因為我家裡經濟狀況沒這麼好,大學時期,要自己負責學費生活費。所以我需要去自己賺錢。雖然我的大學是還不錯的大學,可以做家教,但是我覺得做家教沒有那麼快樂,因為對我來說,沒有新的輸入,只是通過輸出去賺錢。我想做通過我喜歡、我需要的輸入,轉成輸出,成為可以賺錢的事情。

我那時候的典型一天是,白天我是工學院學生(化學工程系)課業非常重,大概只剩下晚上能工作,我的自由職業主要是寫作、線上課程,還有去企業組織,政府機構,和一些學校講課。

希望通過今天的聊天,可以讓大家知道自由職業者的真實生活,可能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樣

自由職業者,典型的一天?

吳:你從大二就開始進行自由職業者的嘗試。首先我想問一下作為自由職業者,你一天的時間表大概是怎麼分配的?包括一天的飲食,作息,社交等。

侯:我的作息可能比較特別。其實我大學讀了六年,因為我必須要把學校的課表排的很鬆,我才有時間掙錢過活。後面兩年,我一週只需要上課三到四小時。其他時間都在工作,那個時候我在一家韓國外企在台灣的分公司,我們的辦公室在台北,台南只有我一個人。我沒有課的時候除了做自己的個人品牌的接案工作之外,其餘就是和台北,韓國的辦公室遠程工作。

我當時台灣區的老闆-曹凱閔,是位十分靠譜的遠程工作夥伴,也是我的貴人。
點這裡,有我們當時一起參與的「遠距工作x團隊文化」講座紀錄

坦白說,我一開始做自由職業的作息是很不可取的。因為時間被學校限制了一大半,導致我一天睡覺時間很少,前兩年的平均睡覺時間大概是四小時一天吧。慶幸的是我遇上了互聯網,可以讓我跨地域的工作賺錢,但也悲慘的是有了互聯網,我隨時隨地都「連線」著,不停息的工作哈哈哈…。

談起因:是怎麼開始的?受什麼人的影響嗎?

吳:一天只睡四個小時有點誇張啊。那麼,你當時會因為接觸互聯網開始了自由職業,是受到了哪些人的影響嗎?是怎麼開始的?

侯:恩…其實就像剛剛講的,受到環境的影響。我是在陰差陽錯中發現了原來這樣可以賺錢。

我在成功大學時,有一次在通識課程(選修課)上做報告,做得似乎比較好,老師要我分享一下我是怎麼做好這份報告的。我就準備了一個分享。之後我回到家,很多人在 Facebook 上加我好友,問我關於做簡報和表達的事情。一開始每周有兩~三個人問我,他們會把他們的簡報和問題發過來,然後我回覆提出一些建議,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,之後甚至每周至少有十個人來問我這些問題。我想問問大家,這個時候你會有什麼感覺呢?

吳:可能會覺得,可以把這些思路集中起來告訴大家?

侯:對!第一時間我的感受是很開心,因為大家很認可我。但是我的第二反應就是:太煩了吧?你當我的時間不是時間,能夠這樣一直服務大家嗎?(笑)我剎那間意識到:「有足夠的需求就是商機。

看到這個商機後,我在學校裡借教室,開始辦分享會。我發了線上表單給這些問問題的同學,告訴他們我要「開場課」,同時讓他們把他們的朋友也拉過來上課。這就是我的第一場課程,在學校裡舉辦,關於怎麼做 PPT 和邏輯表達。後來發現大家真的有這樣的需求,我也發現我可以靠這個賺錢。

吳:這個機會點也就是因為你做報告很厲害。那麼這個優勢是你在成長過程當中慢慢積累起來了呢?還是當時去做這個分享時,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?

侯:我覺得這個就是自由職業者的一個特質,我們會在意一件事情,這件事會讓我們感到價值,並且一開始願意為它投資,不介意為它花錢。我相信在線的朋友們都有這種特質,因為大家在週末的晚上還會來聽講座(注:這次分享會是在周日晚上)。我當時想把簡報 PPT 和表達學好,是因為我希望別人可以更好的理解我的想法,所以我花了很多時間看網上的教程內容,包括免費和付費的,把他們的經驗融合起來變成我自己的東西。我認為這種投資於自己能力的行為習慣,對於想往自由職業者的我們來說,挺重要的。

談教育:你學的是化學工程?後來怎麼做自由職業者了?

吳:你當時本來學化學工程,但現在一步一步轉移到偏教育方向,是什麼促使你做出這樣的改變?

侯:其實我一開始就不信任體制內教育體系,覺得我在大學裡面學不到什麼東西…。雖然我算是考了一個社會上認為比較好的大學(台灣綜合型大學的第二名),當時選化學工程的主因,是因為這是個自己沒有辦法自學的專業。在互聯網時代,有太多信息可以在網絡上獲取,只要我們足夠主動,但是工程思維是很難去自學到的東西。我很清楚自己不是一個滿足於「純閱讀」的人,是需要實作練習來犯錯才能進步,甚至透過輸出來真正輸入的人。所以我覺得編程,商學這種領域可以通過網絡做低成本的實踐,但是工程,我們家不可能開實驗室啊。也不可能自己把工程專業裡的超厚重原文書給讀下去,所以我知道我需要一個比較高壓的環境來逼自己學習。

也因為我自己對台灣的教育是有批判的,我不太喜歡跟隨主流教育所定義的方向去發展,所以我透過寫作,凝聚了一些「叛逆」學生,一些想在主流大道下找到替代方案的人,一起去探索主流外的教育和學習方式,這些人成為了我的第一批種子用戶。我對他們做了比較好的管理,把他們的需求標準化、放大化,然後找準機會點,透過凝聚和服務他們,成為我未來長期價值實踐的圈子

(談圈子和特色,請看上篇自由職業者的必要能力)

另外,我覺得工程背景的人聚在一起會有一定的氛圍。(笑)我認為工程師的內心都挺孤單的?是極需要身份認同。如果我們發現別人是一樣工程背景出來,會有一種獨特的共鳴感。我想要進入這個環境,因為我知道工程師是一群透過實作改變世界,創造生產的人,所以我想要瞭解他們,未來可以和他們有更好的溝通。所以我選擇在大學階段投入這個環境,去獲得一些我自己沒有辦法獲取的東西。

坦白說我進去的時候,本來就沒有想過要當工程師。我們學校的化學工程學生畢業,基本可以去台積電(目前全球做半導體非常成功的一家公司,台灣經濟的扛霸子阿,股票請買 2330 XD)所以老師在上課時常常一直洗腦:「好好讀書,分數不要太差,畢業就能進台積電。」我認為這就是種單向的成功思維,你是啥背景,就要往哪走。我個人很討厭單向的資格論思維,你讀了 A 科系就要去 A 行業,B 就要去 B 行業,我們的天性和選擇呢?

吳:其實大陸很多人也是這樣,讀一個專業,然後有一條既定的路,大家往那個方向去努力。很多人可能沒有想過跳出這樣的路,走別的路。這場分享就是讓大家看到一個這樣的可能性。

侯:是的,東方教育體系都是這樣的,比較單向,我希望近十年的我們,應該能把它顛覆。

談處理反面聲音:怎麼處理不被信任的人際關係?

吳:還有一點我也特別好奇,有些人想轉行做自由職業者,父母朋友可能會有反對態度,覺得不務正業。你怎麼處理父母和朋友的人際關係?

侯:關於這個阿…其實我最開始寫文章的時候,有一個時刻讓我很難過。因為我晚上沒有時間讀書,白天必須認真上課,所以我有一堂課坐第一排,因此老師比較認識我。老師有一次突然和我說,「最近聽說你在寫 Blog?我覺得工學院學生不應該寫文章,文學院的都不一定有人看了,你不是文學院的怎麼有人看?應該好好學習專業知識。你看即使你坐第一排,你的考試成績也沒有特別好,會不會讓大家覺得認真上課也沒有什麼用?所以你要做一個好榜樣,考試考得更好一點,不要再寫文章了!」

那時候的我真的很委屈和失望。不過,自由職業就是這樣:一開始做一個選擇,很難去說服別人,因為別人確實在這件事情上沒有經驗,所以我們不能責怪他們,但我們也不能只透過語言去說服他們,那乾脆不要去鬥嘴吵架,堅持去做,做出成績作品後,他們自然會懂。就像我現在有了一點點品牌和影響力,能賺上一些錢了,當我回到學校,遇到一些老師們,他們居然都改口說:「你當時寫文章真是最正確的選擇。」

你看,這是不是很諷刺...所以,我們不需要花口舌去說服身邊對這些事情沒有經驗的人,因為反而會引起爭執,我們就先點頭說聽到了,然後好好去做,做出來給他們看,顛覆他們的想像。

談能力:自由職業者的基本配備能力?

吳:說到做出成績,可能會有很多人擔心自己沒有實力做出很優秀的成績。成功的自由職業者需要什麼樣的實力,能通過你的經歷談一談嗎?

侯:這個我兩三天後要寫一篇文章,著重講怎麼去培養這些能力。今天可以簡單講三點。

第一點:類似互聯網公司的產品設計能力,說得更具體一些就是市場洞察能力。當時踏上自由職業者的道路,是因為我發現很多人問我同一個領域的問題,這些是他們迫切需要知道的東西,所以我把它們商業化了。你要去發現身邊人在意哪些事情,並且會為它們付錢。俗話說創業者一開始要從三F:family, friends, fool(親人,朋友,傻子)推廣起,我們應該向他們推廣你的商品去驗證,如果連他們都不買單,你可能是真的要換個方向了。

第二點:好的運營能力,怎麼把自己銷售出去。應該要管好客戶,這樣被你服務過的客戶會記得你,有利於持續性傳播。我接觸過的所有學員客戶我都會建一個資料庫,在 Airtable 上。它是一個非常好用的資料庫管理工具。我會知道他們最近的狀況,我和他們合作過幾次,有哪些人也認識他們。資料庫的建置,使得對我的幫助非常巨大。

對話自由職業者:「化工系」不好好念,怎麼變成自由工作者?

侯:這是我的 CRM 資料庫之一。對於一個自由職業者來說,能運用的剛性資源就是時間。一天只有 24 小時,有時後,有些案子你很想接但是接不了,因為沒有時間。這時候,有些人會選擇強行塞進自己的時間表,但是你原來手上已經有了 ABC,再加上硬塞進來的 D,可能變成四個都做不好,口碑整個被打爆。

我做了資料庫,可以清楚的知道我的學員、朋友和我接觸過的公司有什麼能力和資源可以運用。當 D 進來的時候我發現我接不了,我會把這個D 給出去,給到我的合作單位和我的學員。

這樣一來,這些人會發現到,明明我和他們的服務已經結束了,但是我還記著他們,甚至很精準的把適合他們的 D 給他們,因此會覺得服務結束後我還是關心著他們,和他們分享。即使我的 case 轉過去不抽成,我也能建立信任感和強化口碑。人和人的連接,品牌和人的連接,這些就是運營的本質。

講回到我最一開始的講課,那時候種子成員很少,第一次上我的課的人 25 個都是同大學學生。辦到第四場的時候,我在外面租了一個場地,收了50 個人,我當時就想挑戰一下,如果我把每個人的費用拉高,把課程精心設計,時程拉長後,大家會不會買單。那時後,我每個人收 2000 元台幣,上 7 個小時的課,一樣是講 PPT 簡報邏輯表達相關。結果依然人是滿的,甚至開放報名兩週內就全滿了,但來的人大多都不是學生,因為確實對於學生來說太貴了。後來我發現,他們大多都是我之前服務過的學生何老師推薦來的,這就是口碑和信任吧?

很多時候,不能靠自己一個人做運營,要把用戶和合作的單位考慮進去,怎麼讓他們協助到你的運營。這非常重要,能把你的成本降低,並且讓他們覺得你是一個記住他們的人。我一步步擴張個人的平台和經濟能力,是因為很多人幫助了我。我覺得大家應該可以去設想有什麼環節,讓過去你服務過的人,再參與到你的品牌、服務和產品中來。

吳:是的,有很多人可能會覺得這個自己接不了就退出。怎麼轉出去是非常重要的一步。

侯:對,大前提是你需要瞭解身邊的人。我記性很差,所以我需要一個資料庫,通過標籤找到身邊的人,把自己的資源推給他。

最後一點:財務法務的能力。怎麼管好自己一個月的收支,這需要一點點投資能力,要盡可能把現在的資產效益最大化。法務涉及到怎麼樣和公司,合作方簽合約。我踩過坑,原來想要出一本書,但因為共同作者的原因最後沒有出,還沒有拿到賠償。這就是當時合約沒有寫好,沒有找到律師之類的專業人士看過,所以吃了悶虧。

吳:這三項能力確實很重要。前兩項和工作更相關,第三項財務法務,也有很多人會關注,因為直接跟錢相關哈。

談未來:你對於未來的想像?

吳:那麼,未來有什麼打算呢,有沒有什麼職業規劃?如果在公司,公司會為你制定好道路,但如果是個人的話,這些道路相對比較模糊。怎麼去實現個人每年的成長?

侯:我自己還是想 30 歲之後做一人公司。因為我相信未來是個「個體協作」的時代,當科技和互聯網越來越發達,每個人能做的事會被解放,追求價值成為普世價值,馬斯洛的需求三角形會被打破,越來越少人願意受組織的框架,掙脫單向度的成就體系的限制。

我自己有個烏托邦理想,我認為未來每個人都是一人公司,合作就是直接簽約,沒有老闆和員工的關係,所有人都建立契約式的合作。我今年在做自己的個人網站,自己的音頻節目,因為我很喜歡和別人聊天,所以想要讓它們成為我新的內容素材。

不過坦白說,我本來要回北京工作,但後來因為種種原因(例如已經結婚,不能再衝動地一個人做決定),打算這陣子都在台灣重新打磨,不回到北京了。今天還在處理搬家和打包的事情,雖然很不捨很難過,不過看到搬家師傅很開心拿走我家的所有物資(口罩、食物和酒水),覺得我家像是個免費的盒馬鮮生一樣,這當作一種慈善吧哈哈。

—參與者提問互動環節—

參與者:自由職業者最開始的時期,品牌還沒打出來,要怎麼兼顧經濟收入呢?

侯:我自己是一開始不收費。最早我寫文章都沒有收費,我一路寫到 Medium 上的中文作者前幾名後,有了一些些影響力後,才開始收費。最開始就收費的話不會有人看,因為大家不認識你。累積到一定程度之後,開始收費時,你需要思考:你是為誰在收費?應該去抓住這些付費的人,他們是你潛在的客戶,去製造一個口碑,一個圈子。不應該為了收費而收費,收費是為了服務。怎麼去服務好這些付費的人,讓他們覺得他們付費得到的服務是值得的,是一件需要考慮的事情。

參與者:自由職業者的高度自律如何養成?

侯:因人而異。我的動力來自於,我做的事情是我很喜歡的。不過,當你熱愛一件事情時,就要選擇去放棄一些事情。自律的本質在於放棄。就像健身,這裡可以業配一下 Keep 的 Slogan:「自律給我自由」。如果真的想有健康的身體,那你就必須放棄每天喝奶茶,吃甜食,熬夜的習慣。這就是高度自律養成的第一步。

參與者:之前的分享中提到過關於轉行的問題,你自己也沒有從事在學校里學的專業相關的工作。如果專業學了 A 後來又去做 B,會覺得浪費了學 A 的時間嗎?

侯:我覺得不會。我認為絕大部分在學校學的,都不是出了社會後能實用的專業(技能),而是一種底層的邏輯思維。你有經濟學的思維,就有了成本和選擇的意識;你有工程的思維,知道怎麼去解構一件事情。這些都是思維模式,除了那些要考證照的科系之外,比如說:律師、醫師、會計師…等等,其他基本上都是在學「思維方式」,我認為都算不上是專業(技能)。對不起,我講的好像有點殘酷——但是我就是這麼認為的,但最重要的是,學習底層思維的這些時間,我不認為是浪費的,因為他是一種思維方式,是一種會跟著你走的觀念。

後記

除了再次感謝 706 青年空間的邀約,也希望這次 1 個多小時的分享(記錄的好累阿阿…)能給大家一些不一樣的觀點和收獲。未來有類似的線上對談直播合作歡迎找我哈,另外推薦幾個資源

  1. 重塑組織》:一本談未來組織的型態,這是本很前瞻的書,很類似於我相信的「個體賦能時代」的未來。
  2. /me:一個在上海的社群組織,挺符合我期待中的未來組織型態,歡迎朋友參考和進一步交流(也是重塑組織的中文版譯者)
分享此文:
0 0 vote
Article Rating
Subscribe
Notify of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